爱情小说|穿越时空来复仇_豆豆西文学网

    作者:18669190002 来源:文章阅读网 时间:2019-06-19 22:34 阅读:
    一觉醒来,我又站在了这里,和五年前一模一样。

    我的头顶上,是女生宿舍楼前那棵粗壮的、刻满人名的桂花树,我身上的衣服,也还是大学时每天跑步穿的那一套,四周到处是狂喜的人群,商量着如何彻夜庆祝明天的毕业,一切都没有变。

    手机震动,是一条短信:“我正在跑过来”。发件人的名字是我(后来)的丈夫,而此刻,我们似乎还没有恋爱、结婚,我只是在等他一起跑步。几乎可以确定,我真的回到了那个夜晚。

    是我的悔恨意念太强大,导致祈求生了效?我只记得昨天,我还在日志里恨恨地写上,如果再回到五年前的那一天,让我重新选择一次,我绝不会接受他,绝不会跟他在一起……而前天,大前天,我也写了类似的话。这一切,只因为丈夫不再爱我。

    丈夫的变化是从几个月前开始的。有一天他下班回家,毫无征兆地避开我的亲吻,在我的询问下,才敷衍地轻搂一下,当时我只当他太累了,没有在意。随后的几个月,丈夫再也没有主动碰过我,在他的眼中,我也看不到以往那种高浓度的爱意。

    我们曾经那么黏,一刻也离不开彼此,有时分开一小时就忍不住打电话,我一度以为,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好下去,侥幸在大多数婚姻规律之外。正因此,他的擅自离场才格外伤人,就像在舞台上配合默契的杂技搭档,有一方半途抽身,留下的那个必定摔得粉身碎骨。我心想,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愿这一切从未开始。

    我静静站在那里,只想着把握好这次意外的机会,狠狠心拒绝丈夫。因为就是在这一天夜晚,他要对我进行那场感人肺腑的求爱,要对我说出那些他根本没有履行的诺言。

    大学时的他跑向我。大学四年,我们几乎每天傍晚都一起跑步。

    啊,五年前的丈夫,连额头前一小缕翘起的刘海也回归了原样,皮肤要比现在紧致得多,五官也更清晰立体一点,时间对容貌的改变,猛一对比才发现这么明显,我细细打量,带着猎奇心,也带着汹涌而至的回忆。丈夫低着头,并不看我,也不吭声,似乎被我盯得不太好意思。想到这时候的他还是那么忐忑不安地爱着我,我心里的怨恨立刻散去一半。“走吧”,我跟他说。

    我们小跑到操场。故地重游,每个角落都能捡起一些细枝末节的回忆。

    有几次我没忍住,回过头去看他,都撞见丈夫也在看我,看得出神,仿佛满眼满口全是心事。记忆里的这一天,我们只是沉默地跑完了全程,简单道别,没有多话,我并没有回头去看他,也就从没发现他会从身后看我。以前他经常会这样看着我吗?

    被我发现几次后,他便开始加速,他跑得很快,马上从身后追上了我,保持一定距离和我同路一小段,就又开始加速,如此循环下去。我想起丈夫结婚后,曾经告诉我,以前他每次跑得很快,都是希望快一点再遇到我,和我同路,但同路又不好意思太久,只好再次超过我。

    我慢慢停下来,回头看着哼哧哼哧就要追上来的丈夫,原先酝酿好的决绝,狠心,也都瞬间软化下来。丈夫见我停下来,稍作犹豫,便也停下来走向我。

    “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一起跑步了。”他突然垂头丧气地说。

    并不是啊,我想,结婚以后我们一起办了健身卡,每周去运动三次,除了跑步,还经常比赛游泳,看谁先游完100米。但我知道他并不只是在说跑步,大概是在为晚上的表白没底吧。

    “对吗?”他小声地追问,似乎答案很重要。

    天色渐渐暗下来,夏天的风吹得人很舒服,他就这样久久地看着我,眼里全是迷恋,我一定是太久没有被这么注视过了,正如我太久没有被深爱过了,我心烦意乱,原先的决绝、怨恨,通通抛在了脑后。

    我凑上去吻了他。



    当我再次醒来,果然,一切又恢复了原样。

    依旧是婚后那间卧室,那张床,那个不再爱我的丈夫,背对我而躺,用手机看一场球赛,也许看得入神,激动处会猛抖拳头,但是因为和我之间,还隔着大约一两个人的距离,我并不能感觉到那阵震动。就好像,我也感觉不到他的体温、他的气息。

    刚刚发生的那些是梦吗?可是一切分明那么真实,夜晚操场上的风声还回响在耳畔,两腿上的肌肉甚至还在酸痛。

    从什么时候开始,丈夫在床上的时间,都是和手机共度,除了睡着。不对,不如说在这个家里的时间,他都是和手机共度。

    但我还沉溺在刚才那个亲吻里,久久不愿意清醒过来,我伸个懒腰,趁着脑热一把搂住他。

    “啧。”丈夫脱口而出的是这样一个发音,接着,他愣愣看着我,半天挤出一个礼貌而充满询问的微笑。

    我识趣松手,心里暗自抽痛地回味那个发音。那是怎样的发音?被人踩到脚时,被疾雨淋湿时,一切被冒犯到的情况下,人可能会出现的下意识发声。

    我打算解释解释这个拥抱的起因,跟他分享这场奇妙的穿越,话未出口,就听见身旁传来背对着我的、均匀的鼾声。

    梦彻底醒来。

    几天后,情况更甚一些,丈夫干脆彻夜与手机厮磨,后半夜醒来,常常看见他的脸被映出一片光亮。每隔十秒左右,手机就会低声震动一次,每震动一次,就见丈夫慌乱而迫切地去回复。

    爱情在我脚下垂死挣扎,求我搭救一把,而我爱莫能助,只能任其好死不活耗着最后一口气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竟是一个曾经被我真心期盼了好久的发现:我怀孕了,已三个多月。

    只是这个孩子,来得太不是时候。

    我突然仇恨起五年前那个夜晚,那些充斥“永远”“一直”“一辈子”的誓言,那张被爱情的虔诚笼罩的脸,仿佛是一个个天大的笑话。

    我该怎么办?把这个孩子生出来,让他在一个很可能残破的家庭里长大,成为一个没有父爱或母爱的小孩,还是就此把他杀死在腹中?

    对我来说都太残酷。

    我打开日志,再次写下:“如果再回到五年前的那一天,让我重新选择一次,我绝不会……绝不会……”

    我一日接一日地写,重重地写,确保每个字都蘸上我足够分量的悔意。我相信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只要意念足够强大,那个魔法就会再次生效,我就能重新拥有改写决定的机会。



    一个月后的一天,我一觉醒来,奇迹再次发生,我又站在了这里。刻满人名的桂花树,狂欢的人群,一切都没有变。手机震动,依旧是他的短信:“我正在跑过来”。

    我暗暗下决心,这一回,我绝不会再陷进温柔的陷阱。爱情已死,新的痛苦正在子宫里生长,新仇旧恨交互,我如复仇女神般满脸冷酷,迎风站立,等着去杀灭一切痛苦的源头。

    原本,我也可以马上就拒绝他,在他开口之前,断掉一切可能,直接扭转结局。可我突然想要再听听那些坚定的誓言,再看一看那张爱意充沛的脸,当面嘲讽它们的虚伪、可笑,以弥补这段日子以来,丈夫带给我的伤害。

    一切照旧,我面无表情地和他跑完步,不去理会他的欲说还羞,也假装没有看见他眼里的饱含深情。我草草告别,回到宿舍,洗了个澡,接着,就如期等到了他的电话。

    “能来一趟报告大厅吗?”他怯生生地问,“有事想跟你说。”

    “好的。”我冷冷地回答。

    报告大厅是一间千人阶梯教室,中间有一个大舞台,一般重要讲座、毕业生送别晚会这种时刻才会用到。我推门而入,里面已经灯火通明,人满为患,满眼是认识或不认识的同学。

    年轻时的丈夫就站在走道尽头的舞台中央,冲我挥手,我径直往里走,早已在脑子里温习好接下来将要

  • www.doudouc.com/ob/grrj/166860.html - 2019-06-26